社科院专家:部分村干部涉贪涉黑已成土皇帝

中国社会有句玩笑话,叫做“别不把村长当干部”,这虽然是一句玩笑,但却从一个侧面来说明,村干部以及以村干部为代表的最基层的干部他们的重要性。确实,作为作为国家治理毛细血管的最末端,村干部直接面对百姓,对于上,他们代表民意;而对于百姓,他们则代表政府。所以他们虽然官职不高,但是能量很大。

不过这种能量发挥出来,有的时候却是负能量。前不久一个报道惊爆了人们的眼球,说在广东抓获了一个以村主任为首的黑社会团伙,竟然要出动700名特警。这个黑社会团伙涉嫌收取保护费,控制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市政工程,而且还涉枪涉毒,所以在抓获的时候要出动700名特警。

在我们过去的印象当中,村干部应该是带领村民发展致富的带头人,应该是密切党群关系、干群关系的桥头堡,为什么在基层会出现这样的毒瘤?我们的基层党组织到底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应该如何来加强呢?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关注的主题。我们首先来看报道。

中组部、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近日印发通知,要求各级党组织要把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作为整改落实的重要任务。那么这份专门针对基层党组织的通知,此时印发全国,又有哪些现实的背景呢?

我们经常讲,从到人民群众的田间地头,就算前面好几千公里都是畅通无阻的,可是如果到了最后一公里不得力,那么群众就会有意见。所以这个通知就是要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来解决最后一公里的肠梗阻的问题。

要进一步明确党群干群的关系,建构起惩治和预防腐败的一个体系,既要建构一个打虎的识别区,也要建构一个苍蝇的禁飞区。

中组部的通知,无疑反映了现实中存在的不少问题,其中基层干部违法违纪,以及基层干部选拔制度漏洞,应该是焦点中的焦点。针对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违法违纪行为,通知提到,要开展整治村、社区等基层干部违法违纪行为专项行动,特别要集中力量查处群众反应强烈的涉黑涉恶案件。在村社区干部违法违纪频发的大环境下,不少地方甚至出现了涉黑涉恶现象。

一个就是贪,一些基层的村官在工程、土地、住房建设等一些重点领域,还有一些贪腐的现象。第二个就是黑,不可否认,还有一些地方的基层村一级的组织,被一些黑恶势力所操控,甚至形成了一些所谓的土皇帝。有的甚至于是草菅人命,引发了一些群体性的事件。

尽管我们也有村民选举法,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应该说出现的问题比较多。而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黑恶势力领导人和村官捆绑在一起。

2010年北京密云王晓雷恶势力团伙案曾经震惊媒体,王晓雷只有初中文化,靠盗采砂石发家,在村里进行村委会选举时,王晓雷盯上了村委会主任一职。为了拉选票,他用尽了各种手段。

你选我就50,一家三口给你150块钱。如果不选就砸你玻璃,村里的玻璃砸多了。

同时,不少地方政府片面强调能人治村、强人治村,表面的政绩追求却掩盖不了村官在品德方面的不及格。

一些所谓的能人也好、强人也好,在不知不觉中间变成了为小群体、小团体的利益服务,当到最后利益的欲望越来越大的时候,就会从涉贪变成了涉黑,甚至是涉恶。

除了提到了党建基层组织中的典型问题,通知还提出为群众服务的根本目的,还有健全落实“四议两公开”,民主管理制度等解决办法。

刚才我们讲到了村干部,也就是最基层干部,他们这种干部的特殊性。因为他们最直接面对百姓,对下他们是代表政府,而对上他们则代表着民意。

所以说如果这层组织,或者这层干部出现了软弱涣散的话,带来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首先,民意没法上达,老百姓的民意最终成了沉没的民意。另一方面,国家好的政策又无法得到执行,党和政府的形象被破坏了。基层执政系统不稳,将会导致整个治理体系的倾倒。

用软弱涣散来形容一些基层的党组织,我们看这样的党组织到底占到多大比例呢?截止到今年4月底,全国共排查确定软弱涣散的基层党组织是57688个,占到总量的9.6%,将近10%。应该说这个比例并不低了。排查的社区党组织,软弱涣散的占到了5222个,占到总比例的5.6%。这个数据是来自于新华网。

下面我们来就这次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来进行解读,我们有请中央党校谢春涛教授。谢教授您好。

我们看到这次下发的通知,用了这样一个词叫“软弱涣散”,这个词应该说用的比较重,您怎么来理解这个词呢?

我觉得这个词用的非常准确,它反映了我们基层治理的一种状况,反映了我们基层党组织的一些状况。我们看片子反映了我们农村的一些乱象,我们从其他的渠道也会了解很多这样的情况,背后什么原因?都可以归结到党组织没有发挥到应有的作用这个方面。

我们看几种情况,一种是不作为,没有能力作为。我们看有的地方党员老化严重,甚至过去有人开玩笑,说一个村党员一共能数得出多少颗牙,好了,就因为你年龄大、文化程度低,你想作为也没能力。再一种情况是有作为,但是烂作为,是能人、强人,但是利用老百姓的信任、利用他手里的一点权力,为自己和自己的家族谋私了,干了很多坏事。

有的坏事看上去不是我们的党员干的,不是基层党组织的负责人干的,但是这样的人能当村委会主任,这样的人能胡作非为,这背后说明我们党组织没起到应有的作用。所以我觉得通知讲出的这个状况是特别需要我们关注的。

刚才我举了一个数字,说在这次排查当中,软弱涣散的基层党组织将近6万个,如果说用软弱涣散是一个定性,那6万个就是一个定量,您怎么看这样的比例,将近10%?

将近10%,说小不小,说大好像也不大,但是在我看这10%不得了。为什么?这10%要考虑到农村有多少个村子,要涉及到老百姓有多少人,我想可能没有这样的具体数字,一共涉及到多少老百姓,但是我们可以想见,这个数量是相当不小的。

刚才你已经讲了,不要不拿村干部不当干部,村干部官是小,最小的官,但是作用很大。因为宅基地的分配他们来分吧,如果赶上拆迁征地,他们有更大的空间吧。我们看如果他们利用手中权力为老百姓办事,老百姓信任他们,老百姓也会对我们的党有好感。但是如果反过来,他们胡作非为,老百姓可能就因为他们的作为对他们没有信心,对党甚至也没有信心了。你可以跟老百姓说,你不能以偏概全,但是老百姓碰到的基层干部,可能恰恰就是这些不好的人,他就完全可以做出一个负面的评价。所以我们看,虽然人数不算很多,比例也不算太高,但是负面影响我想跟这个比例、跟这个人数相比,那恐怕不完全是成正比的,这个负面影响大的不得了的。

确实火车跑的快,全凭车头带。一个村的发展,带头人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刚才讲到说将近10%这样一个比例看似不大,但是它的破坏力和坏的影响非常大。这些年基层党组织到底出现了哪些问题,哪些问题需要集中去解决呢?我们继续来看报道。

不作为、违法乱纪、涉黑涉恶,在部分基层干部身上暴露出的问题,在各地的表现也不尽相同。在广西这个3000人的村子,年轻人普遍都外出打工,但是部分人辞工后却开始组织团伙进行抢劫。慢慢的规模越来越大,涉及的人也越来越多。在温江村因抢劫而锒铛入狱的青年,竟然超过了100人。

抢手机、砍人手,团伙作案,这些被舆论称为“砍手党”的犯罪团伙,成员大多只有十八九岁,面对温江村的恶名远样,很多人在问,村一级的党组织在做什么?能做什么?应该做什么?面对记者村支书冯成金大多数情况下是一张无奈的脸。

面对温江村现状,冯成金领导下的村级党组织似乎无能为力,但是在利益面前有人更是越陷越深。去年12月,广东出动了3000多名公安、武警和边防警力,分为109个抓捕小组,对陆丰市的博社村展开集中清缴。

这个村有20%的家庭,直接或者间接参与制毒,所以制毒都是家族式的,兄弟姐妹亲戚朋友之间,然后村里已经形成了产业化。

而这个博社村的村支部书记蔡东佳便是在走马上任没多久,就轮为村里制毒贩毒人员的保护伞。

他是红白黑都通的,村里有黑保安,这些保安都是为他所用,村边有明哨有暗哨,在关键交通要道上有他的探风点,就是哪一天有大部队出发,他立马就通知大家赶紧注意要“下雨了”。

确实这些年社会经济的发展,使村官这样一个最基层的干部,或者最基层的组织,拥有了大量的经济裁量权,小到宅基地的分配,大到集体土地、集体资产的使用,而且还掌握着大量的经济实体。所以说现在村官的级别并不高,但是确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位置。在村官的选举当中,很多是采取了贿选、暴力选举来获取这样的位置,最终使集体的利益家庭化,家族利益家庭化。我们如何防范这样的现象,如何来选好村官,用好最基层的干部,我们继续来连线中央党校的谢春涛教授。

谢教授,我们常说既要打苍蝇,又要打老虎,但是我们看到最基层苍蝇的个儿确实也是非常惊人。在基层选拔任用干部的时候,怎么把这些苍蝇能屏蔽在外呢?

这个环节应该说非常重要,我们看有些人他当村官之前,已经就不是好人了,包括有些人通过贿选的手段,甚至通过黑控选举的手段当上村委会主任。有的人为了当村委会主任能花几十万甚至花更多的钱,这些人难道会真的为老百姓谋利益吗?我想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

那么我们怎么样通过严格我们的选举程序,把这些通过非法的手段,想当村委会主任的人把他挡在门外,我想这是一个重要的关节、关口。

另外我们还得培养优秀的能干的人,让他们来去参选村委会主任。比如说复转军人,比如说大学生村官,还比如从上面派到基层锻炼的这些年轻干部。我想如果这些人更多地担任我们的村委会主任,或者村级党组织的负责人,他能起的作用当然不一样了。所以这个关口一定要把住,人一定要选好。

确实,现在从报道当中,我们看到很多村官的形象,跟我们传统意义上的一个村官的形象完全不一样,我们印象当中还是那个电影,像《喜迎门》、《村里来了年轻人》那样的任劳任怨的村官。但是现在的村官实际掌握了大量的经济利益,背后可能是会有家族利益,或者说黑社会的利益来推举他们站到这样的位置。我们怎么在制度设计上不让这些人进来呢?

我们的选举制度,应该说给了老百姓民主权利,但是我们看,这个权利运用的状况并不那么好。有些人他是通过贿选的手段,有些人是通过家族势力操控,有的人还是通过威胁等等各种手段当上了村委会主任。那么我们的选举环节上,我们的监督环节上有没有问题?显然是有问题。

尽管这些年来我们在农村换届选举的时候,各级党组织和政府花了很大的力气,派了很多人组织这个选举、监督选举,但是我们看问题还是不断地出现。所以我想我们一方面应该花更大的力气在监督这个环节上尽力;另一方面,也得教育我们的老百姓,让他们明白他们手中这一票有多么重的份量,这绝不是说有些人给点蝇头小利,就随随便便投个什么人。

好,谢教授,稍后继续讨论。在乡村最基层治理这个环节上,如何堵住这些巨大的漏洞,如何选好人、用好人,我们继续来看报道。

中组部的通知,除了继续深入整顿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之外,还着重提及,要健全落实“四议两公开”等民主管理制度,建立健全并全面落实村级民主议事、民主决策、党务公开、村务公开、民主理财、民主监督等各项民主管理制度。建立村级民主制度,在去年全国两会上,这一目标也被民政部副部长姜力提及。

民主决策、民主监督、民主管理等,这四个民主都实现了,就是我们农村的基层民主政治制度就实现了。

那么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各地都在做出尝试。这其中实施“一事一议”的村民议事制度,成为很多地方改革的共识。

拉遵义水泥是(每吨)380元,茅台水泥是多少钱一吨,是(每吨)430元。

代彪,贵州省仁怀市学孔乡兴隆村党支部书记,这天他正在村里召开议事会,讨论要用哪种水泥给村里修路。两种水泥算下来,要相差出2万块钱,市里给的修路补助款并不太富裕,但村里的大部分人,还是想用价格较贵的高标号水泥。

同意的有20人,2个人弃权。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就用茅台水泥了,大家就记住了。

在兴隆村,不管大事小事,都要通过村民议事会讨论决定。代彪说,这是过去评低保时被逼出来的。有一年一户村民因没有被列入低保名单,跑到村里大闹。怎么办?最终村委会选出20个村民代表投票。

通过这件事过后,我就觉得如果以后每个村民都这样吼,恼火啊,我就想到是不是(以后)全部都用这种方式。

之后,兴隆村的民主议事制度逐渐成型,13个村民小组全部改成议事小组,改的不光是名字,还是内容。每个议事小组的议事长、议事代表和议事成员都由村民自己选。议事小组的成员5到8个人不等,涉及到村民的大事小情,从评低保到修路,从发放救济到各项惠农政策,都交给议事小组讨论,最终表决通过。

代彪告诉记者,虽然把村民小组改成议事小组后,每次召开议事会通过一项决定,花的时间要长些,一件事反复谈论上三四次的也有,但最终都会让大部分的百姓心服口服,这就够了。

这个议事组起到的作用就是,每一户人家、每一个户主,都有发言权,都有参与权。

好,我们继续来连线中央党校的谢春涛教授进行讨论。谢教授,这次通知要求健全“四议两公开”的基层民主建设。从刚才的报道当中我们看到,其实在有些地方已经得到了有益的实践,关键是这些局部的试点怎么能向全国推开呢?

应该说我们的基层干部,我们的老百姓创新了很多好的制度,刚才贵州是一个典型。我想再讲一个我熟悉的典型,前不久我刚刚从浙江金华回来,我在那挂过职,我非常了解那个地方的情况。那个地方创立了村务监督委员会的制度,十年前创立的。这个村叫后尘村,过去这个村管理也很成问题,老百姓对村干部极不信任,不断地,甚至闹,有一次连维持秩序的警车都被老百姓推倒了。后来在县领导帮助之下,这个村想了一个办法,选了一个村务监督委员会,监督谁?监督村官、监督村委会的这些领导。

我几次去这个村,老百姓告诉我,就是为了防止“村民自治”变成了“村官自治”。我们看有了这个制度之后,这个村的事变得非常简单。村委会主任,哪怕你想请别人吃顿饭,哪怕只花200块钱,但是这个发票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签字,绝对报销不了,一定还得有监督委员会主任签字。签字报销之后,还得在老百姓当中公开帐目。这个制度就在第二年,2005年,当时的浙江省委书记习同志到这个村考察,肯定了,接着在浙江全省推广。那么我想浙江在这方面的状况,应该在全国范围内是好的,浙江的村寨级出的问题相对少得多。所以我想就是这个制度的威力,我们有些好的制度完全有必要,也完全有可能推开。

确实,您讲到一个关键点,其实选好人、用好权,关键还在于制度建设。对于基层党组织加强建设,包括让基层的治理走向现代化,您认为制度建设的突破口在哪呢?

我觉得在村委会的建设上,我们已经有了海选机制,怎么还能有监督制约的机制。就是平时我们怎么监督这些老百姓选出来的人,让他们的权力用在正当的地方,而不滥用。

我们不能仅仅靠几年一次的选举,这中间他胡作非为,哪怕几年以后不再选了,但是他的事已经做了,有的严重违法乱纪的,可能我们通过举报,有人干预了,有些人下台了。但是如果他没做那么严重,但是不作为或者乱作为,损害老百姓的利益,可能在中间我们不一定有什么办法。

我想一定要建立健全我们的选举制度,在这个基础上,还得建立健全我们的监督制度。而这中间,主要靠谁抓?靠我们的基层党组织。基层党组织、基层政府在这方面有着重要的责任,所以我想我们发的通知,强调基层党组织建设,就是要靠他们来抓我刚才说的这些事情,显然应该说抓住了关键、抓住了重点。

其实作为村官,他也有一个不被监督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直接面对百姓。他总下面说这是老百姓的意思,这个东西在日常监督当中,谁来具体监督他呢?是村民吗?

对上面肯定是说老百姓的意思,好像就是他们代表老百姓的利益,他是老百姓代言人。但是是不是准确全面地反映老百姓的意愿,值得我们怀疑。我们看就得有一个授权机制,就得有一个监督机制,是不是真正代表了,代表的好不好,让老百姓评判。

好,多谢谢教授的评论。确实,这次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实际就是要防止“蝼蚁之害”变成“恶虎之危”。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新闻1+1》。

南京大屠杀公祭习谈公祭日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