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落幕智利足球谱写壮丽诗篇

大热倒灶,智利被秘鲁挡在了2019美洲杯决赛的门外,球员们在赛前喊出的豪夺美洲杯三连冠的誓言终成镜中花。虽然无缘创造历史,但智利国家队近年来的表现已经足够伟大。经过贝尔萨、桑保利、皮齐和鲁埃达等名帅的持续建设,昔日的南美二等公民迎来了属于他们的黄金时代,两届美洲杯冠军就是对这一代勤奋且富有天赋的智利足球人最好的回馈。

在经历了1962和1998两届世界杯的绽放后,智利足球一度在世纪之交陷入了持续且缓慢的衰退期。在巴西与阿根廷的铁幕之下,南美足球的第三把交椅先后在巴拉圭、厄瓜多尔和乌拉圭之间传递,智利队一直不是主角但却从未放弃进阶的努力。

拥有萨莫拉诺和萨拉斯的智利队在98世界杯上一胜难求,他们依靠三场平局跻身16强。

以桑巴军团兵败1982世界杯为起点,南美诸强逐渐走上了学习欧洲的“西化”之路,以三后卫阵型夯实中场的阿根廷险些在1986和1990完成连庄,大彻大悟的桑巴军团在美国之夏的成功同样离不开密集的防守,智利足球的现代化之路也在此时展开。漫长的海岸线和繁忙的进出口贸易,令智利人拥有了比南美近邻更加宽广的国际视野和欧化意识,安第斯山民矮小但充满爆发力的身体素质是学习欧洲团队足球的理想载体。尽管拥有实力超群的智利双萨,但天涯之国却是最早依靠防守与整体与对手周旋的南美球队之一。依靠三场平局挺进法国世界杯淘汰赛阶段,智利足球的高光时刻预示着美洲足球全面欧化时代的开始。

就在智利人准备再接再厉书写新篇章时,不期而至的经济危机摧毁了南美足球发展的根基,从云端到谷底的过程远比想象中残酷许多。随着博斯曼法案的施行,作为次级市场的智利联赛彻底沦为了欧洲联赛的试验田,小国寡民的国家形态以及不够成熟的青训根基令智利难以保证持续竞争力,一个以大规模留洋为标志的新时代到来了。

得益于萨莫拉诺和萨拉斯的榜样作用,欧洲俱乐部开始对智利球员给予额外的关注。由乌迪内斯、塞维利亚和本菲卡等队搭建的球探网络,不约而同地将智利联赛视为一座富矿,来自“黑店”的球探频繁出现在圣卡洛斯阿波奎多、大卫-阿雷拉诺纪念球场的看台上,同萨莫拉诺和萨拉斯等前辈相比,比达尔、桑切斯、M.费尔南德斯和巴尔加斯得以在很小的年龄便来到欧洲淘金。

魔术师巴尔迪维亚是黄金一代中被低估的大师级球员,在他逐渐淡出国家队之后,智利队的风格变得粗糙起来

全球化给足球落后国家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也从一个侧面促进了各种打法和战术的相互融合。在这个国家队赛事扁平化的时代,欧洲的比利时和瑞士成为了幸运儿,不同于这些依靠移民后裔快速崛起的欧洲国家,智利队的成功更多地源自于“内因”。通过知名的球星加工厂进行“委培”,并利用欧洲联赛的平台“借鸡生蛋”,智利足球很快拥有了庞大的旅欧球员队伍,包括科洛科洛、天主大学和智利大学在内的国内豪门都开始按照欧洲球会的“要求”培养球员,智利足球很快摆脱了上世纪末频繁出现的黑金丑闻,球场暴力减少,青少年投身足球的热情也日渐高涨。

力压阿根廷连夺两届美洲杯冠军,智利队在南美足球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然,选择欧化之路的南美足球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生产分工”的影响,巴西制造的新一代球星多集中在中后场,身材和体格不够突出的智利球员更多地被培养成为了中前场攻击手。在桑切斯和比达尔之后,M.费尔南德斯、伊斯拉、P.费尔南德斯和阿朗吉斯也在五大联赛中成名,名不见经传的迪亚兹和皮尼利亚也在欧洲联赛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经过了十年的卧薪尝胆于养精蓄锐,智利终于在近年来完成了崛起。

随着留洋球员越来越多,如何处理与欧洲经纪人以及第三方持有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为了科洛科洛、天主大学和智利大学这些俱乐部最为重要的日常工作之一。在依靠明星球员建立滩头阵地而在顶级联赛开枝散叶的同时,智利像其他南美第二集团球队一样选择邀请外教来构建本国足球的上层建筑。在战术方面颇有心得的阿根廷人成为了造福一方足球传教士,贝尔萨几乎凭一己之力改变了智利的足球历史。

用极具时代感的快速进攻结合高位压迫战术包装球队,规划了一整套自上而下的国家足球战略,完美主义者贝尔萨成为了智利足球的总设计师。疯子用美轮美奂的足球理念和神乎其技的临场操作,为习惯了失败的智利人注入了赢家气质,阿根廷人与助手桑保利之间的薪火传递,令人想起了克林斯曼与勒夫之间的文明交接,找准了自我定位的智利足球就此步入了快车道。在桑保利离任后,皮齐和鲁埃达的执教思路基本就是萧规曹随,球队在攻防两端的套路愈发娴熟,这是智利队在主力队员老化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形成强悍战斗力的原因。

2015美洲杯决赛,智利队完成了对阿根廷的技术性击倒,整个夺冠征程也是充满说服力。

在皮齐执教智利队期间,贝尔萨和桑保利时代留下的主力阵容出现了两处变化,即主力左边翼卫梅纳和中场“魔术师”巴尔迪维亚逐渐淡出了主力阵容。前者的离开意味着智利已经失去了长期建构三中卫阵型的基础,后者的淡出则降低了智利中场的技术含量以及禁区前沿传威胁球的能力。在效力过维戈塞尔塔和瓦伦西亚的西甲名将奥雷利亚纳似乎也无法满足要求的情况下,皮齐对阵弱队的时候会采取增加一名边锋(弗恩萨利达)变阵433的方式加强进攻,而在对阵同级别对手的时候,皮齐的策略则是增加一名中场(巴勃罗-埃尔南德斯),将过往活跃在肋部的B2B中场比达尔推向菱钻尖顶,游击能力很强的桑切斯来到肋部支援中场运输线,四后卫阵型开始成为美洲杯冠军的主打蓝本。

痛失2018世界杯参赛资格,队长布拉沃又因丑闻退队,智利足协在痛定思痛后邀请资深教头鲁埃达执教,试图大力提拔新人来完成软着陆。不过,由于鲁埃达在一系列热身赛中的战术试验不甚成功,智利队的新老更替工作被迫延后,黄金一代的成员依然是智利队征战本届美洲杯的主力班底。在桑切斯、比达尔和巴尔加斯等人的身后,后场双星马里潘和普尔加是仅有的新面孔,在热身赛期间担任主力的前锋卡斯蒂略也被鲁埃达留作后手,智利的黄金一代等于是在燃烧最后的能量去为国家争取荣耀。

作为一名没有职业球员经历的学院派教头,执教生涯已达三十载的鲁埃达对美洲足球非常了解,他在哥伦比亚国青队和洪都拉斯国家队的执教成绩早已赢得业界认可。在性格特点、执教风格进和用兵思路等很多方面,低调沉稳的鲁埃达都与激情四射的贝尔萨和桑保利不同,老帅或许不是理论大师和建队高手,但其擅长整合资源、看人下菜的特点,非常适合带领这支以老将为主的智利队。

在本届美洲杯的五场比赛中,鲁埃达使用了包括433、3142和4231在内的三种阵型。智利队的打法已经从贝尔萨和桑保利时代的以我为主,变成了根据不同的对手进行针对性部署,鲁埃达在帮助智利队驾驭不同战术风格的同时,也利用变阵在密集的赛程中为老将博塞茹尔、伊斯拉和比达尔等人争取到了轮休机会,令人遗憾的是,在更年轻、更具活力的秘鲁队面前,这些战功卓著的老将终于还是没能战胜时间,一场0-3的脆败也宣告智利足球黄金时代的完结。

当然,鲁埃达的工作还远没有结束,他一方面要带领这支余勇可贾的球队在明年的美洲杯上继续冲击锦标,另一方面则要重启搁置已久的更新换代工作。智利的新一轮重建工作才刚刚开始,鲁埃达长期执教哥伦比亚国青队时积攒的经验就是这支球队的宝贵财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