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满眼都是中国队的影子看智利足球是如何崛起的

2015年7月4日,智利圣地亚哥国家体育场,当桑切斯罚进最后一粒点球时,整个智利沸腾了,智利国家队获得了120年建队史以来的第一个洲际杯赛的冠军 —— 第44届美洲杯冠军。

相比于1916年美洲杯四个创始国的其它三国 —— 巴西,阿根廷,乌拉圭的辉煌足球历史来说,智利,似乎走了很长很长一段路,才拿到自己的第一个洲际冠军头衔。

在2015年夺冠之前,上一次智利队在国际比赛中的高光时刻,还要追溯到遥远的1962年世界杯,彼时他们夺得了世界杯的季军。人们本想着这个季军会开启智利足球的辉煌时代,可没想到,等待智利足球的,是长达40多年的动荡不安与实力不断下滑。

自从1962年在智利本土举办的世界杯上拿到季军之后,智利足球便一直在走下坡路,从1966年到1990年的7届世界杯,智利三次未能获得决赛圈的参赛资格,一次被取消资格,另外三次在决赛圈的小组赛就被淘汰。

1973年到1990年,17年之间,在皮诺切特独裁政府的统治下,智利国家队只和来自欧洲的国家队踢过10场比赛(除了世界杯赛事之外)。

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这样的 —— 闭关锁国,必然落后 —— 没有比赛就没有交流,没有交流,就检验不出来水平,检验不了水平必然会造成水平慢慢退步。

“皮诺切特实行的独裁统治把我们与世界隔离开了,我们的球员没法去海外踢球,自然也就跟不上国际赛事的比赛节奏,而其他的国家队也不愿意跟我们踢比赛,嫌我们水平低。” —— 智利足球历史学家迪亚兹。

隔离导致水平下降,进而导致没人愿意和你踢,最后你的水平继续下降,然而比这个恶性循环更糟糕的是,从1962年智利拿到世界杯季军之后(时任主教练里埃拉赛后莫名其妙的被解雇了),到1998年智利又一次成功的出现在世界杯决赛圈的十六强名单中,这36年间,智利国家队换了28个主教练(包括代理主教练)。

平均每个主教练都只能带队一年,这就意味着球队的各方面根本无法有稳定性 —— “智利的历史就是这样:不断的推倒重来,推倒重来。这种民族习惯也意味着我们根本不可能有一个长远的体育计划。” —— 智利足协前主席尼科尔斯。

(出于好奇,笔者统计了一下从1981年到2017年这36年来,中国国家队换主教练的次数(包括代理主教练),得到的数字是不止22次。中国足球是不是很像智利?一直在推倒重来?)

当然,主教练的频繁更迭也意味着智利国家队形成不了打法自己的风格。“人人都知道阿根廷球员的踢球风格,巴西球员的风格,乌拉圭球员的风格,甚至秘鲁球员都有自己的风格!可是智利球员有什么风格?”—— 智利足球记者Braian Quezada。

如果你看看2007年之前的智利国家队比赛录像,你会对这个问题有一个清晰的答案:智利队确实没有自己的风格。(当然,如果你看看现在的中国国家队。。。也没有自己的风格。)

频繁更换主教练,没有自己的风格,长年成绩不佳,还有比这些更让人难受的事情吗?

在2006年世界杯开打之前,在智利国家队111年的历史上,总共和阿根廷国家队进行了80场官方正式的比赛(包括友谊赛),这80场里,智利只赢了5场,这5场还都是友谊赛。。。

(怎么样?中国才30多年不胜韩国而已,人家智利111年只赢了阿根廷5次还都是在友谊赛,哪个更弱?)

智利不断下滑的实力,导致很多时候甚至连南美洲最弱的两支球队 —— 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都能在智利队身上占到便宜。在南美洲甚至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有时候比赛还没开始,智利队就已经输了。(越南,泰国也能赢中国了)

这种软弱的球队性格在智利体育社会学家Andres Parra的眼里看来,其实是智利国民身上的恭顺、屈从性格的一种反映:“以前在殖民地时期,面对领主的统治时,智利农民都非常自卑。而皮诺切特的独裁统治更加重了国民在强权面前的自卑感。”

“如果你翻开智利的历史,就会看到,在智利军权就等于政权。这让整个国民都形成了一种屈从于权威的恭顺性格。智利人从来不会反抗,不会抱怨,不会表达自己的需求,很少罢工。在智利历史上,很多次的人民起义最后都被武力血腥下去了。”

“这个国家是建立在一系列的军事‘胜利’上的,但其实这些‘胜利’都是假的,都是战败。比如在伊基克战役上,智利的两艘战舰被敌人击沉,舰长被杀,然而消息传到国内人们却开始举国放假庆祝,庆祝战士们的勇气!这种把失败当胜利来庆祝的心理,其实是一种追寻道德胜利的心理,阿Q精神。”

这种阿Q精神也反映在了智利足球上。每一次智利队打平或者输掉比赛,智利球迷就会拼命的寻找一些细节来安慰自己:裁判不公啊,天气不好啊,某个球的处理还是不错的啊,未来还是有希望的啊等等。(这种阿Q精神是不是在中国足球上也存在?)

而如果智利和阿根廷打平了,智利球迷会欢天喜地的像庆祝胜利一样。当智利国家队从国际比赛中空手而归时,他们也会在智利被当作凯旋的英雄一样来接待。(用道德的胜利来麻醉自己,以便接受失败的事实。像中国足球吗?)

看到这里,假如我在文章的开头跟大家说:有个国家,频繁更换主教练,没有自己的足球风格,长年在大赛中赢不了邻国,长年战绩不佳,没有长远的足球规划,球迷都有阿Q精神,国民性格也很软弱,不会主动惹是生非。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从民族性格到足球各方面都像极了中国的智利,在2007年,开启了一场足球巨变。

而贝尔萨带来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攻势足球,高压足球,更重要的是,他做了两件事:

1.大家都知道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两个总统候选人都会亲自去很多州做现场演讲,或者做电视辩论,但是,你见过哪个国家队的主教练去全国各地演讲的么?

是的,贝尔萨就这么干了。在担任智利主教练期间,他疯狂的跑遍智利全国各地去演讲。而他演讲的目的是:改变球迷的阿Q精神,改变智利国民的自卑感。

试问,当国家队的主教练当着你的面跟你说:不要对我们的足球自卑,我们不怕谁,我们的足球肯定在我的带领下会越来越好的。你心中能不被感染吗?

更何况,贝尔萨用自己去全国演讲所募集到的捐款,来为智利国家队集训营购买先进的训练仪器和设备,让国家队的设备能跟上世界水平。世界上有哪个国家队的主教练还自己去筹钱为国家队搞建设?

2.贝尔萨从上任伊始,就在智利国家队内建立了一种精神信念:不管对手强弱,我们始终不会改变我们的踢法,我们不会畏惧任何人,我们要用我们的速度和勇气让对手大吃一惊,同时我们不会在赛场上失去理智,不会用蛮力去踢比赛。

“他知道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要让智利球员不再带着畏惧对手的心态来比赛,就像古代的骑兵团一样,去冲锋,去战斗,同时还要在场上保持清醒的头脑。你去看看智利街头小孩踢球就会发现,智利的草根足球文化里一直就崇尚速度,而贝尔萨很好的利用了这一点。”

在贝尔萨上任一年后,2008年10月15日,南非世界杯预选赛南美区比赛,智利1:0战胜阿根廷 —— 距离两队第一次交手已经过去98年了,智利队终于在非友谊赛的比赛中第一次战胜了阿根廷。而这一胜,更是让阿根廷足协在赛后解雇了主教练。

但是比破纪录更重要的是,你能感觉到贝尔萨身上那种无所畏惧,英勇战斗的气质已经烙印在了智利国家队身上。那个曾经在南美洲人见人欺,未战先怯的智利,不见了。

“当我们1:0赢了阿根廷的时候,全国球迷都沸腾了,我终于看到了那种我一直想看到的球迷脸上的喜悦,当时我脑袋里就在想:我们终于给了球迷长久以来一直想要的喜悦!”

然而这种喜悦只是众多惊喜的开始。2010和2014年连续两届世界杯,智利都闯进了十六强。整个世界都看到了,智利国家队的水平在稳步提升。

2015年6月30日,已经踏进美洲杯决赛的智利国家队的队员们,正一起聚在电视前观看半决赛阿根廷对巴拉圭的直播。阿根廷每进一个球,都会引来智利国家队的阵阵欢呼 —— 没错,智利国家队正在集体支持阿根廷。

支持宿敌?他们是不是疯了?毕竟巴拉圭更弱一些,如果巴拉圭能进决赛,那么智利队会在决赛里踢的更轻松一些,难道不是吗?

“不不,我们希望在决赛里踢阿根廷,我们要在决赛中击败他们,击败这些阿根廷人!”智利队员们如是说。

所以你能感到智利球员身上所具备的决心和无所畏惧的勇气:是的,百年宿敌,九十八年才赢一次,这都没关系,我们就是要在这么重要的比赛的决赛中击败你们,我们要证明给世人看。

并且,2016年在百年美洲杯的决赛上,他们又做到了一次,甚至气的梅西都退出国家队了。

可以说,智利足球的崛起,始于贝尔萨。而贝尔萨除了结合智利草根足球文化帮助智利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打法风格之外,他的最大功劳在于重新树立起了智利队员的自信和无所畏惧的精神,改变了智利球迷的阿Q精神,让球迷们真正品尝到了货真价实的胜利的滋味。

治军先治心。足球与心理、文化息息相关。只有先改变了旧的心态,改变了旧的文化,你才能真正实现足球复兴。

一个从民族性格到足球历史层面都非常像中国的智利,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完成了足球复兴,那么我们呢?

以智利为镜,中国足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写在中国队又一次给全国球迷添堵之后。

黄金时代落幕智利足球谱写壮丽诗篇

大热倒灶,智利被秘鲁挡在了2019美洲杯决赛的门外,球员们在赛前喊出的豪夺美洲杯三连冠的誓言终成镜中花。虽然无缘创造历史,但智利国家队近年来的表现已经足够伟大。经过贝尔萨、桑保利、皮齐和鲁埃达等名帅的持续建设,昔日的南美二等公民迎来了属于他们的黄金时代,两届美洲杯冠军就是对这一代勤奋且富有天赋的智利足球人最好的回馈。

在经历了1962和1998两届世界杯的绽放后,智利足球一度在世纪之交陷入了持续且缓慢的衰退期。在巴西与阿根廷的铁幕之下,南美足球的第三把交椅先后在巴拉圭、厄瓜多尔和乌拉圭之间传递,智利队一直不是主角但却从未放弃进阶的努力。

拥有萨莫拉诺和萨拉斯的智利队在98世界杯上一胜难求,他们依靠三场平局跻身16强。

以桑巴军团兵败1982世界杯为起点,南美诸强逐渐走上了学习欧洲的“西化”之路,以三后卫阵型夯实中场的阿根廷险些在1986和1990完成连庄,大彻大悟的桑巴军团在美国之夏的成功同样离不开密集的防守,智利足球的现代化之路也在此时展开。漫长的海岸线和繁忙的进出口贸易,令智利人拥有了比南美近邻更加宽广的国际视野和欧化意识,安第斯山民矮小但充满爆发力的身体素质是学习欧洲团队足球的理想载体。尽管拥有实力超群的智利双萨,但天涯之国却是最早依靠防守与整体与对手周旋的南美球队之一。依靠三场平局挺进法国世界杯淘汰赛阶段,智利足球的高光时刻预示着美洲足球全面欧化时代的开始。

就在智利人准备再接再厉书写新篇章时,不期而至的经济危机摧毁了南美足球发展的根基,从云端到谷底的过程远比想象中残酷许多。随着博斯曼法案的施行,作为次级市场的智利联赛彻底沦为了欧洲联赛的试验田,小国寡民的国家形态以及不够成熟的青训根基令智利难以保证持续竞争力,一个以大规模留洋为标志的新时代到来了。

得益于萨莫拉诺和萨拉斯的榜样作用,欧洲俱乐部开始对智利球员给予额外的关注。由乌迪内斯、塞维利亚和本菲卡等队搭建的球探网络,不约而同地将智利联赛视为一座富矿,来自“黑店”的球探频繁出现在圣卡洛斯阿波奎多、大卫-阿雷拉诺纪念球场的看台上,同萨莫拉诺和萨拉斯等前辈相比,比达尔、桑切斯、M.费尔南德斯和巴尔加斯得以在很小的年龄便来到欧洲淘金。

魔术师巴尔迪维亚是黄金一代中被低估的大师级球员,在他逐渐淡出国家队之后,智利队的风格变得粗糙起来

全球化给足球落后国家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也从一个侧面促进了各种打法和战术的相互融合。在这个国家队赛事扁平化的时代,欧洲的比利时和瑞士成为了幸运儿,不同于这些依靠移民后裔快速崛起的欧洲国家,智利队的成功更多地源自于“内因”。通过知名的球星加工厂进行“委培”,并利用欧洲联赛的平台“借鸡生蛋”,智利足球很快拥有了庞大的旅欧球员队伍,包括科洛科洛、天主大学和智利大学在内的国内豪门都开始按照欧洲球会的“要求”培养球员,智利足球很快摆脱了上世纪末频繁出现的黑金丑闻,球场暴力减少,青少年投身足球的热情也日渐高涨。

力压阿根廷连夺两届美洲杯冠军,智利队在南美足球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然,选择欧化之路的南美足球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生产分工”的影响,巴西制造的新一代球星多集中在中后场,身材和体格不够突出的智利球员更多地被培养成为了中前场攻击手。在桑切斯和比达尔之后,M.费尔南德斯、伊斯拉、P.费尔南德斯和阿朗吉斯也在五大联赛中成名,名不见经传的迪亚兹和皮尼利亚也在欧洲联赛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经过了十年的卧薪尝胆于养精蓄锐,智利终于在近年来完成了崛起。

随着留洋球员越来越多,如何处理与欧洲经纪人以及第三方持有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为了科洛科洛、天主大学和智利大学这些俱乐部最为重要的日常工作之一。在依靠明星球员建立滩头阵地而在顶级联赛开枝散叶的同时,智利像其他南美第二集团球队一样选择邀请外教来构建本国足球的上层建筑。在战术方面颇有心得的阿根廷人成为了造福一方足球传教士,贝尔萨几乎凭一己之力改变了智利的足球历史。

用极具时代感的快速进攻结合高位压迫战术包装球队,规划了一整套自上而下的国家足球战略,完美主义者贝尔萨成为了智利足球的总设计师。疯子用美轮美奂的足球理念和神乎其技的临场操作,为习惯了失败的智利人注入了赢家气质,阿根廷人与助手桑保利之间的薪火传递,令人想起了克林斯曼与勒夫之间的文明交接,找准了自我定位的智利足球就此步入了快车道。在桑保利离任后,皮齐和鲁埃达的执教思路基本就是萧规曹随,球队在攻防两端的套路愈发娴熟,这是智利队在主力队员老化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形成强悍战斗力的原因。

2015美洲杯决赛,智利队完成了对阿根廷的技术性击倒,整个夺冠征程也是充满说服力。

在皮齐执教智利队期间,贝尔萨和桑保利时代留下的主力阵容出现了两处变化,即主力左边翼卫梅纳和中场“魔术师”巴尔迪维亚逐渐淡出了主力阵容。前者的离开意味着智利已经失去了长期建构三中卫阵型的基础,后者的淡出则降低了智利中场的技术含量以及禁区前沿传威胁球的能力。在效力过维戈塞尔塔和瓦伦西亚的西甲名将奥雷利亚纳似乎也无法满足要求的情况下,皮齐对阵弱队的时候会采取增加一名边锋(弗恩萨利达)变阵433的方式加强进攻,而在对阵同级别对手的时候,皮齐的策略则是增加一名中场(巴勃罗-埃尔南德斯),将过往活跃在肋部的B2B中场比达尔推向菱钻尖顶,游击能力很强的桑切斯来到肋部支援中场运输线,四后卫阵型开始成为美洲杯冠军的主打蓝本。

痛失2018世界杯参赛资格,队长布拉沃又因丑闻退队,智利足协在痛定思痛后邀请资深教头鲁埃达执教,试图大力提拔新人来完成软着陆。不过,由于鲁埃达在一系列热身赛中的战术试验不甚成功,智利队的新老更替工作被迫延后,黄金一代的成员依然是智利队征战本届美洲杯的主力班底。在桑切斯、比达尔和巴尔加斯等人的身后,后场双星马里潘和普尔加是仅有的新面孔,在热身赛期间担任主力的前锋卡斯蒂略也被鲁埃达留作后手,智利的黄金一代等于是在燃烧最后的能量去为国家争取荣耀。

作为一名没有职业球员经历的学院派教头,执教生涯已达三十载的鲁埃达对美洲足球非常了解,他在哥伦比亚国青队和洪都拉斯国家队的执教成绩早已赢得业界认可。在性格特点、执教风格进和用兵思路等很多方面,低调沉稳的鲁埃达都与激情四射的贝尔萨和桑保利不同,老帅或许不是理论大师和建队高手,但其擅长整合资源、看人下菜的特点,非常适合带领这支以老将为主的智利队。

在本届美洲杯的五场比赛中,鲁埃达使用了包括433、3142和4231在内的三种阵型。智利队的打法已经从贝尔萨和桑保利时代的以我为主,变成了根据不同的对手进行针对性部署,鲁埃达在帮助智利队驾驭不同战术风格的同时,也利用变阵在密集的赛程中为老将博塞茹尔、伊斯拉和比达尔等人争取到了轮休机会,令人遗憾的是,在更年轻、更具活力的秘鲁队面前,这些战功卓著的老将终于还是没能战胜时间,一场0-3的脆败也宣告智利足球黄金时代的完结。

当然,鲁埃达的工作还远没有结束,他一方面要带领这支余勇可贾的球队在明年的美洲杯上继续冲击锦标,另一方面则要重启搁置已久的更新换代工作。智利的新一轮重建工作才刚刚开始,鲁埃达长期执教哥伦比亚国青队时积攒的经验就是这支球队的宝贵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