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步兵第四联队与中国远征军交战始末

  《战争与步兵第四联队》是日本学者、战争亲历者村山磐先生所写的一部战史记录。村山先生介绍了日军在许多重要战役上的兵力部署、作战过程和战果,详细记载了作为日军机动部队的第四联队在缅甸战场上与中国远征军交战的情形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于1942年1月攻入缅甸,同年3月占领仰光,随后迅速向缅甸全境进击,迫使中英联军退入印度和中国境内。一部分日军从萨尔温江上游附近侵入中国云南。1944年3月,日军由缅甸进攻印度的英帕尔(因帕尔),打算切断中印交通线,并威胁印度。但日军孤军深入因帕尔,几乎全军覆没。从此,日军在缅甸战场上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根据与美英盟国的约定,中国再次派出阵容强大的远征军奔赴缅甸,与日军展开血战。有关这一历史过程的研究,在抗战史和二战史中已不鲜见。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学人也很关注此问题,日方的战争亲历者也记载了那段战火纷飞的历史。

  村山磐生是日本东北学院大学教授,战争期间他曾在日本陆军步兵第四联队中服役。日军甲种师团的一个的联队,相当于中国一个旅的编制。第四联队创建于1875年,是日本陆军草创期最早的部队之一,兵员来自日本东北地区。这支部队素质优异能征惯战,是日军的精锐。日本名将石原菅尔曾任联队长,曾参加过著名的苏日诺门坎战役。村山在服役期间亲历了日本在东南亚和缅甸的许多战役。战后,他根据亲身体验和各种资料,写下了《战争与步兵第四联队:其历史是荣耀还是悲剧》一书。在这部著作中,村山先生详细介绍了日军在许多重要战役上的兵力部署、作战过程和战果。通过这部日方旅级战史资料,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深入了解日军与中国远征军的交战情况。

  1942年5月1日,日军第十八师团(代号菊兵团)占领缅甸中部重镇曼德勒。同年5月7日,日军第五十六师团(龙兵团)占领缅甸北部重镇密支那。至此,缅北已经看不见盟军的影子,似乎战云远去。但是,1943年2月中旬,在纵贯缅北中央地带的密支那铁路沿线,日军第十八师团和第三十三师团(弓兵团)的某部遭到不明之敌的袭击,多处铁路被炸毁。这简直是晴天霹雳的大事件。密支那的西侧一线是敏金山脉,那里崇山峻岭群峰延绵,山脉西侧还有乌尤河与钦敦江流过。日军一直凭借天险守护着缅北要害地区,万万也没有料到盟军会突然从天而降。

  1944年3月,日军第十五军(总指挥牟田口廉也中将是卢沟桥事变的肇事者)进攻印度的因帕尔,遭到中美英印四国盟军的联合围歼,败绩昭然。以此为开端,在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中将的指挥下,盟军开始大反攻。史迪威将军率领美式装备的中国驻印军两个师的兵力共32293人,自印缅边境小镇列多附近的兰姆加训练营出发,从北方挺进缅北。该中国军队与中国本土的军队有所不同,是一支重装备部队,携带汤普森短管冲锋枪、M1式卡宾枪、机关枪和迫击炮等,远远胜过日军的装备。此时英军空降兵部队也从日军后面夹击,与中国军队形成包抄合围之势。日军第十八师团集中兵力防御中国军队的正面进攻,其后方空虚,需要紧急抽调其他部队入缅增援。

  村山磐所在的日军步兵第四联队,一直隶属于日本陆军第二师团(勇兵团),曾随该师团参加著名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但被美军打得落花流水,死伤惨重。战败撤退以后,第四联队在菲律宾重建,并进驻爪哇岛。1944年1月10日,该部队已接到命令,要求转战缅甸。是年3月24日,该部队到达缅北的因道支地区。时任联队长为一割勇策大佐,联队暂归独立混成旅团长林义秀少将指挥。

  第四联队的先遣部队由马来亚直接空运至缅甸的雷格机场,再分乘汽车奔赴战场。先期到达的只是联队指挥机关和第一大队主力。余下的第二大队、联队炮中队、速射炮中队、通讯中队等,作为后续部队。

  第四联队到达缅北后的第一次战斗,就是攻击因道支湖东侧的英军阵地。自此,第四联队与英军对峙数月,并多次被英军重创。该联队一直隶属第二师团,但在此时起,多次被当作机动部队转给其他师团代管。比如,3月下旬到达缅甸时暂归独立混成旅团管辖,4、5月间划归第五十三师团(安兵团),5月24 日开始又被调拨给第十八师团。

  第四联队继续北上,奔赴胡康河谷(胡冈谷地)。其行军作战的目的,是接应处于中美英盟军包围之中的第十八师团。胡康河谷是一个大盆地,东西宽20-70公里,南北长200公里。这里有大小无数的河川纵横交错,一到雨季就变成了大沼泽,或者化作原始密林地带,是霍乱与恶性疟疾的滋生地。对于日军来说,胡康河谷是个“死亡之谷”。